质量提升 教育焦虑可解吗?

2018-08-20 16:07:55 阅读 200 views 次

  多年的教育和持续加大投入,我国义务教育基本解决了“上学难”的问题,但对绝大多数城市居民及稍微富裕点的农村家庭来说,“上学贵”问题仍没有得到根本解决。因此,以前的“上学难”问题演变成了现在的“上好学难”的问题,可称为“新上学难”——寻求极其稀缺的优质学位,而以前的“上学贵”问题变成了现在的“新上学贵”问题——额外的补习费用+择校的高额费用+上优质私立学校高昂的学费等。

  再加上提倡了多年的减负问题,虽然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了孩子在校内的负担,课本变薄了,校内总课时变短了,但相应地增加了“三点半现象”,以及由此衍生的托管问题和相应的安全问题。中小学生的课外作业时间并未减少。

  以上种种问题,无不造成家长的普遍焦虑与抱怨,以致家长对中小学教育普遍表达出不满与焦虑情绪。家长的普遍焦虑既有担心孩子不能获得优质教育机会,导致将来无法获得一份好工作,而很难保持或超越自身的社会地位,也有焦虑孩子的课外作业负担太重影响学生身心健康。如有家长反映,一些教师要求学生抄写生字十几遍,或要求学生用手机交作业,抑或家长为监督孩子写作业而造成亲子关系疏远等。当然,更实在的是各种择校、补习、培优给家长造成的额外支出,对每个家庭都是一笔沉重的支出负担。据《2017年中国教育财政家庭调查》显示,我国基础教育阶段生均家庭教育支出8143元,义务教育阶段家庭平均教育支出负担率为11.9%,全国基础教育阶段家庭教育支出总体规模约19042.6亿元,占2016年P比重2.48%。

  农村家庭可能更多地担心焦虑在于孩子能否考上重点高中,将来能否考上好大学。另外,很多家长也认为学校不公开学生成绩排名,而无法知晓孩子究竟在班级中处于什么,这可能又了一次监督教师提高教育教学质量的机会。也有家长抱怨,中小学虽然开了很多选修课以满足孩子综合素质提升需要,但高考如不深入还是唯分数至上的话,素质教育再怎么提也是一句空话。

  假期儿童意外频发 儿科医生紧急“出山”分享案例,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门诊大厅内,志愿者在为患儿做意外预防宣导。暑假前夕,儿科医院启动了“儿童无日”主题行动,将7月第一周的周三定为“儿童无日”,并同时儿科医院梦想医学院之医学科普体验营。

  民办东方外国语学校将尽最大努力继续开展与上海市史坦默国际科学教育研究中心的合作办学,兑现招生宣传期间的各项承诺。如家长不愿意孩子在东方外国语学校继续就读的,由教育行政主管部门安排或协调回原对口公办学校入读。

  家长选童书难题:知识和兴趣谁更重要?,盛夏暑期,在开着冷气的书店里,能看到很多小朋友抱着一本书津津有味地阅读。曹文轩是中国著名儿童文学作家,“国际安徒生”获得者,他的《草房子》《青铜葵花》等小说一直孩子们中小学阶段的必读书目。

  新闻热线:法务部邮箱:中央人民节目覆盖情况反映热线:

  以上种种问题,无不造成家长的普遍焦虑与抱怨,以致家长对中小学教育普遍表达出不满与焦虑情绪。农村家庭可能更多地担心焦虑在于孩子能否考上重点高中,将来能否考上好大学。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质量提升 教育焦虑可解吗? | 教育